藝術表演團體應注意的版權問題

飛來科技  發布時間:2020-04-05 15:21:06

本文關鍵詞: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

中國出版協會_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_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

藝術表演團體如何避免侵犯他人的權利?對于藝術表演團體來說,最重要的表演者權利的法律地位和內容是什么?……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版權貿易基地于3月17日舉辦的“文化產業版權保護與管理”活動福利現場課程(第一階段),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王謙,中國版權協會副理事長,重點關注藝術表演團體面臨的知識產權法律問題,經典案例,并詳細說明了如何避免侵犯他人的版權,表演者擁有什么權利等.

作品的公開表演和表演的傳播原則上應由權利人授權

王謙提到,藝術表演團體的日常活動涉及他人作品的更多表演,主要分為四種情況: 一種是在公共作品上進行現場表演;另一種是在公共作品上進行現場表演. 另一種是公開表演機械表演,即使用記錄器,CD播放器等將錄制的作品廣播給現場公眾;第三是向現場外公眾傳播現場表演或錄制的表演,包括在廣播,電視臺和網站上現場表演的現場直播,或按照預定時間表播放錄制的表演. 網站提供錄制作品的按需表演. 第四是通過互聯網提供點播錄音. 例如,一個網站將現場音樂會的視頻放在服務器上,以供公眾選擇觀看或下載的時間.

王謙說,按照中國參加的《伯爾尼公約》和現行的《著作權法》的規定,原則上,上述表演和表演記錄的傳播,對于表演團體需要該作品的版權所有者的許可. 未經法定著作權人許可,他人作品的現場公開表演,現場表演的現場直播或唱片的發行(法定例外除外),均構成著作權侵權,應當停止侵權行為. 并賠償損失. 但是,在因使用紅色經典引起的報酬糾紛中,最高人民《關于加強“紅色經典”司法保護和英雄烈士合法權益和促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通知》規定. 不得責令紅色經典停止表演或表演,但團體仍可能需要根據情況付費.

那么,在什么情況下該作品未經允許即可執行?王謙提到了以下幾種情況: 1.非公開表演不需要執照,例如私人家庭表演;第二,免費表演不需要許可證. 根據《版權法》第22條,必須免費發表已出版的作品. 如果表演不向公眾收費或不向表演者付款,則無需征得表演作品的版權所有者的許可,也無需付款.

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_中國出版協會_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

王謙說,這里提到的費用和報酬包括直接和間接的費用和報酬,規定僅用于現場表演. 例如,在一家高檔飯店,老板的女兒用鋼琴彈奏每個人的音樂. 她不向父親收費,客人不需要支付額外費用,但是鋼琴音樂的這種表演不是免費的表演,因為這種表演是牟利的. 場所,演奏音樂已成為吸引客人吃飯的重要條件. 王謙認為,由此可以推斷,任何盈利場所的作品表演都不是免費的表演.

類似地,在流行期間,如果一個藝術團體進行了慈善救災表演,則所表演的作品在版權保護期內,并且這些表演不是免費表演. 因為,盡管表演者是自愿表演并且不獲得報酬,但是欣賞表演的人必須支付費用(捐贈). 作品的使用已成為一種吸引捐贈的重要手段,而這種捐贈不符合雙向免費條件.

誰負責獲得授權: 表演者或表演組織者?

既然作品的公開表演和表演的傳播原則上必須由權利持有人授權,那么誰負責獲得授權?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王謙提到了一個案例: 歌手沙寶亮因演唱電視連續劇的主題曲《暗香》而廣為人知. 在一個藝術節上,他受邀演唱《黑暗香》. “黑暗香”音樂作品的版權所有者因侵犯其表演權而被起訴. 一審裁定,由于沙寶亮因公開表演《暗香》而未獲得該歌曲著作權人的許可,其行為構成了對表演者的侵權,應承擔賠償責任.

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_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_中國出版協會

王謙提到,《著作權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表演者(演員,表演單位)應當獲得著作權人的許可,并為他人表演提供報酬. 但同時規定,表演組織者組織表演,組織者應征得版權所有者的許可并支付報酬. 因此,在組織演出的情況下,演出組織者應負責獲得版權所有者的許可并向其支付報酬.

在上述訴訟中,演唱了《黑暗香》這首歌的沙寶亮應邀參加了演出,因此應由節日酬金的組委會組織者獲得并支付. 因此,二審推翻了一審的判決,改變了沙保良的個人責任.

“由于要獲得權利持有人的許可,因此必須找到權利持有人. 如果找到錯誤的人,則該許可證將被視為無效. ”王謙說,他人作品的表演需要許可,但他正在尋求版權所有者的許可. 同時,我們需要注意區分誰是真正的版權擁有者.

王謙以研討會的經驗為例. 為了解決版權授權的問題,國外存在一種“租借單”行為,即樂團找到音樂出版社“租借”播放該樂譜,并支付報酬. 通過返回樂譜,樂團可以避免侵犯版權. “租賃頻譜”的行為與國外行業慣例密切相關,但在現階段,“租賃頻譜”在該國不可行,盲目復制可能會導致版權擁有者的錯誤識別. 由于國內音樂出版社通常僅獲得音樂作品著作權中的復制權和發行權,因此音樂出版社享有其出版的樂譜的所有權,并且可以將樂譜出租給樂團,但是由于音樂出版社沒有獲得讓他們表演音樂作品的權利,也沒有獲得獨家許可并被允許再許可的權利,因此它沒有權利允許樂團通過“租借單”進行公開表演.

王謙說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目前,解決上述問題的最好方法是獲得音樂作品的真正版權擁有者的許可,但是有時候找到合適的擁有者并不容易. 對于音樂作品,可以使用集體管理機制,并且樂團可以通過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獲得許可.

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_中國出版協會_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

“各國的集體管理組織通常會簽署相互代表協議. ”王謙提到,愛沙尼亞的一家公司邀請了一群表演者來表演作品. 后來的組織者被愛沙尼亞作家協會起訴侵權. 愛沙尼亞集體管理組織起訴表演作品的原因是因為音樂集體管理組織和愛沙尼亞音樂集體管理組織簽署了相互代表協議.

基于以上示例,王謙提醒公眾表演必須獲得許可,必須找到合適的人.

表演者權利是藝術表演團體最重要的權利

王謙說,作為表演團體,最重要的權利是表演者的權利,這是根據作品的著作權受著作權法保護的權利. 需要注意的是,在《著作權法》中,作者和表演者的法律地位或創作和表演的法律性質是不同的.

《版權法》將版權分為兩類,一類是狹義的版權,也稱為作者權利;另一類是版權. 另一個稱為鄰接權. 表演者的權利被保護為鄰接權,而作者的權利被保護為狹義版權. 兩者具有不同的法律地位,不同的權利和不同的保護級別. 在某些情況下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表演者會在表演時即興表演. 例如,有人在即席口頭工作時口授. 他是口述工作的作者和口述工作的執行者. 此時,表演者和作者似乎重疊,并具有雙重法律地位.

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_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_中國出版協會

王謙提到即將到來的《北京視聽表演條約》規定,表演者的定義包括表演期間創作或首次錄制的文藝作品的表演者. 也就是說,如果作品是在表演期間創作的,那么這個人首先是作者,但同時他也是表演者,兩個法律身份是并列的.

因此,既然在大多數情況下表演作品的人不是作者,那么《版權法》為什么規定了表演者權利的重要鄰接權?王謙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如果沒有表演,大多數人將無法欣賞音樂作品和舞蹈作品. 表演者表演小說和劇本后,他們的魅力就只能進一步展現出來. 因此,就版權法而言,即使表演者不是作者,如果表演者不受保護,也將不利于作品的傳播,對表演者不公平.

王謙提醒人們,必須注意,只有按照版權法的規定,表演者才是表演者. 如果某行為在日常口語中也被稱為“表演”,但該行為不是對作品的表演,則該行為不是版權法意義上的表演,因此該人不能被稱為表演者版權法.

此外,王謙提到,還應注意的是,只要進行工作,該人就是表演者,可以獲得表演者的權利. 表演作品是否已經過保護期,并不影響表演者享有表演者的權利.

中國《著作權法》規定的表演者權利包括兩項精神權利: 顯示身份權和不受扭曲的權利,以及四項經濟權利: 直播權,為觀眾安排版權的權利. 第一次發行和復制. 1.發行權和傳播信息的權利(用于錄音). 因此,未經表演者許可,其他人不得播放現場表演,錄制音頻和視頻,復制或分發表演者的錄音,也不得通過信息網絡分發表演的錄音. >

本文來自互聯網,由機器人自動采編,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請讀者自行辨別信息真偽,如有發現不適內容,請及時聯系站長處理。

    相關閱讀
    1分赛车定位胆技巧 吉林11选五任选2 伊利股份股票分析报告 福建快3和值概率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快3结果 秒速时时彩计划 宁夏11选五走势图前三 股票涨跌免费预测 山东福利彩票 11229期排列3开奖 下周股票推荐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前三直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七乐彩预测下期 股票融资费用包括哪些 江苏快三是国家允许吗 北京pk拾杀号